星座配对
当前位置:首页>十二星座

泥做的男人与水做的女人

在曹雪芹的巨著《红楼梦》中,贾宝玉就男人和女人说过这样一句话: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

泥做男人喜欢水做的女人,泥与水混合,男人没有因水的清纯变得洁净,女人却因泥的混浊而受到污染。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男人们酒足饭饱之后,心思便全在美人身上。不要说是市井草民,就是帝王天子,也往往因贪恋美色而误了锦绣前程。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是为了美人褒姒的“千金一笑”,终至国破身亡,为大戎所灭。唐太宗本是一代明君,只因宠爱杨贵妃,贪恋酒色而误国。农民领袖洪秀全打着“天王”的旗号,要为平民百姓打出个太平世界,但南京一称王,他与历代君王的区别,仅仅是把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变成了四宫八院八十二妃。结果功败垂成,落得遗恨万年。天子们“爱江山更爱美人”,但没了江山,怎么会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天于脱掉黄袍,一旦走出了金銮殿,和平民百姓并无二致。更何况,一旦出河破碎,沦为阶下囚,便再也没有“三千佳丽”的昔日风光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美人,就像艳丽的花朵,需有开花的条件。皇宫自不必说,宫廷之外,达官贵人、巨贾富豪的床第也是美人云集的地方。说到底,无非是两个字:权和钱。

有权者与有钱者贪恋美色,因此而损了钱财,丢了江山,于是骂道:女色是祸水。其实这也怨不得美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益的诱惑几个能够抵挡,何况弱女人。

美人天生丽质,自然是一张王牌,以此做“通行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往往畅通无阻。只是这张王牌的期限太短,一旦人老色衰,便不再灵验。加之男人对女人的喜好太多,“沉鱼落雁”皆爱,“环肥燕瘦”都宠,整得美人们提心吊胆,甚至互相惹出些是非来。于是美人自叹:红颜多薄命。其实这也怨不得男人,原本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女人不等于美人,并非天下的女人都靠脸蛋吃饭。如果靠脸蛋吃饭的美女遇上了靠权与钱贪恋美色的男人,往往会掉进痛苦的陷阱。

联想时下男性择偶,无论是私下动作还是堂而皇之的各类征婚广告,笼罩在万千条件之上的大多是:漂亮。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新鲜时尚,只要占据了一定社会地位的男人,总要在女人的颜色上打主意,不仅是为了自己享受,更是为了夸耀于人。男人自古十年寒窗头悬梁锥刺骨三年不窥园的动力,很大部分正是来自“书中自有颜如玉”。

如今时代不同了,任何人不再会有独享“后宫佳丽三千”的专利。于是竞争代替了“书中自有颜如玉”那顺理成章的“配给制”。这难度在于男人除了具备可以努力学会的“爱心、诚心、热心、耐心”等等软件,还必须具备硬件:或官大或款足或“绿卡”或怀揣尖端阳成果足以换取“奥迪”、洋房。

一路下来害得那些指望娶个光彩照人足以傲视远亲近邻老少爷们儿的老婆以撑面子的男人,用尽浑身解数,心力交瘁。纵使这样,男人也来必就有“金屋藏娇”的福气,且不说你是否能搭起“金屋”,娇可不那么好藏,过去男人们一手拿着伦理的鞭子,一手提着法律的脚镣,无论拥有多少娇妻美妾,量她们也逃不出男人的手掌。如今的女人意气昂昂早已冲出家门,在社会上支起了屑于自己的舞台。在眼花缭乱的社交圈中,美女恰似众星捧月,躲不过枪林弹雨般的目光,抵不住溪流云涌般的金钱。因此,“美人”们往往是此时与张三山盟海誓,彼时又与李四如漆似胶。于是男人叹曰:“漂亮女人不好把握,叫人心累。”

很难说清楚这种现象是美人设置的还是男人自投罗网。但正如任何不是奠定在爱情基础上的婚姻都是畸形和短命的一样,仅仅以美人为“花瓶”,那它就会同美人的红颜一样转瞬即逝难以持久。

聪明的女人不会把自己的爱情、生活寄予先天的本钱,而是焕发内心的美追求永久的魅力去编织完美的人生。因为她们深知对女人来说,人老色衰是不可抗拒的。纵然你有闭月羞花之貌,纵使你涂满“世界一流产品”的不者霜,终究无法逃脱“后来新妇变成婆”这无言的结局。而对一个美人来说,从美到不美所经历的失落期将更加残酷,因此她会更加善自珍重。

而一些“流俗”的美人,其浅薄和短视恰恰在于把自己的婚姻抵押给那张漂亮的脸蛋,以秀色待沽。这样不仅降低了自己的人格,也正中了男人“有美玉于斯……沽之哉,我待贾者也”的怪癖,其结果是自己害了自己。

其实,当两个陌生男女一同攀上爱的小舟,他们彼此的全部功夫,并不在于把它装扮成富丽堂皇的船舱去招摇过市,而在于同心协力,使这叶小舟闯过人生的激流险滩,平稳地驶向温馨的金色港湾,并独享其中的无穷底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

相关文章

©2009-2012 星座配对 宝宝起名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