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配对
当前位置:首页>十二星座

牵错了爱人的手

爱情总是不期而至,也许在你已与他人双手相牵之后才姗姗来迟。写错了字可以涂改,走错了路可以回头,但当所握非真爱时啊,如何能轻易地放手?

唐人:全都错了

身边的女人特别多,而且每个女人都那么相似,都似乎遇人不淑。就像当初读大学每个人都哀叹自己选错了专业一样,这些女人也都在哀叹自己选错了老公或者男朋友(不知对方是不是也正在集体聚会中大吐苦水?)。再看看报纸上那些明星们今天相好明天分手的小道消息,真是令人困惑不已:难道大家统统都牵错了手?都不是小孩子了,为何还会一错再错总也没有牵对的时候(想想玉婆泰勒吧)?

小时候跟老兄共吃一个咸蛋,老妈切开以后让我先选。我选来选去都拿不定主意,永远弄不清到底哪一边的蛋黄会多一些。所以吃进嘴里永远都觉得遗憾,内心总是坚信多的那半又被老兄得手了。后来才发现,许多事情其实都是“选咸蛋”的道理,到了手之后总不免两眼偷望着别人的果实,心中涌上种种难以拂拭的遗憾之情。

如果换过来,又能怎么样?如果有可能,将天底下的适婚对象都一一牵过,是不是真的就能心满意足?

童话故事给我们讲了许多道理,最简单也最深刻的一个道理就是“不要贪心”。起了贪念的那个人结局肯定不妙,不是被黄金珠宝压死就是最后被剥夺了原有的一切。

情感也是一样的,不能太贪心。也许感情久了会有些褪色(国外的最新研究成果称感情是某种激素的作用,这种激素最多只分泌两年),也许在平淡之中会有一段新鲜的感情出现,让你想放开,想追寻,但其实每段感情都不过如此,你所得到的只不过那段新鲜的感情的逐日折旧而已。结果往往跟童话里那个贪心的人差不多:或者在感情泛滥的放纵中难以自拔,或者永失我爱、后悔莫及。

总能听到一些女子在深夜电话里流泪倾诉,有了新欢之后才发现旧爱更好。唉,贪心的人总以为前面有更好更大的麦穗,谁知就从此错过?女人之中理想主义者特别多,常会因为近距离看到了对方一些跟想象不合之处就轻易放弃,想贪求最好、最完美,最后才发现只要是个人都会有种种毛病。

有个明智的男人说过一句话至理名言:“我不求最好,只求满意。”“最好”永无尽头,而“满意”终可寻求。如果女人不是特别贪心地要求“最好”,怎么会永远都为牵错了手而痛苦?听我这句忠告:一定要满意才牵他的手,此后,就把“最好”当成一个永远的梦想来珍藏吧。

戎马:错误造就浪子

严格来说,阿伟不能算是个花花公子。尽管他小学5年级就因强吻漂亮女班长而被罚站,初中第一个早恋,大学头一天就勾搭上来自千里之外素不相识的姑娘,并于若干个月后勾搭上第二个,第三个……毕业前夕已经交往了差不多全校的风流女子。当附近几所高校的男人都用嫉妒又艳羡的口吻谈论这位东南高校区第一花心大萝卜时,却有一位聪明正直、以作风严谨著称的道德之士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信任他的纯情。

这位道德之士便是我,阿伟则是我从小到大的哥们,连内裤都不分彼此的那种。在我看来,阿伟决没有当唐璜的潜质,他充其量只是对生命比较热爱,又总是搞错状况而已。就说小学5年级时的那档子事儿吧,错误绝对不在他。班长那小妞的脸蛋实在可爱,老实如我者都免不了想拧一把,何况阿伟?只是众人皆知该女是老师女儿,都忍着没动而已。偏生阿伟仗自己是老师得意弟子,又和班长玩得最好,居然上去亲了一口。好啦,接下来班长的哭哭啼啼、老师的怒发冲冠都是意料之中的事,被罚站一天我们都觉得他走运了。

只是阿伟深受其伤,此后再也不理班长妞,见了面也是横眉冷对。虽然在后来的学习历程中阿伟又恋过别的女孩,但小学这件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

再说大学第一天那个,阿伟是在校门口遭到晴天霹雳的。当时他欣喜若狂地指着不远处的一白衣女子对我说从没看见过这么纯情的女孩子时,我就知道他那热爱的毛病又来了,其结果肯定也差不多:感觉搞错而转头再找。谁知我的忠言并没有受到应有重视,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阿伟全情投入,严肃以对,从前的相识女子全被抛到脑后。每次听他说起白衣女子时都是语气温柔,充满自豪,言下之意是这回找对啦,你们就嫉妒去吧。渐渐地,连一向疑心病严重的我都开始动摇决心,认为此次不错时,噩耗突然传来———那纯情女孩被发现有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而且一直感情不错。脚踩两条船!这太过分的做法让阿伟遭受痛击,不用说,这次又选错啦。我一边怪自己的乌鸦嘴一边鼓励阿伟再去找———失败是成功他妈,错误犯得越多,离正确的就越近。

就是在我如此强有力的鼓动下,阿伟又开始漫长的寻找过程。其间一个一个女孩子出现、离开,再出现、再离开。在不断的错误实验中,阿伟逐渐成为附近高校学生口中响当当的风流浪子、大情圣,而他自己,似乎要学太平军杀尽不平方太平的宗旨,来个犯尽错误得正确。

逍遥:爱情在别处

别人的爱情故事,仿佛一列列接踵而来的欲望号街车在身边驰过。因为爱情是别人的,所以自己什么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不管是悲剧,还是喜剧,我们都可以笑笑,然后忘了。

看到别人牵对了手,这太稀少了,我们觉得安慰。

看到明明搭错了车,但宁愿更改目的地也不愿下车的人,我们也觉得可乐。

看到搭错了车,即使一路上没有别的车子,也会毅然跳下车来的,我们更欣赏其勇气,与其在一辆不属于自己的街车上安静和悠闲地沉睡,还不如在尘埃遍地的路上跋涉和等待。

三年前,蕾放弃了皇城根下、金字招牌的外企职务,跟随男友来到一个内地的城市。朋友们都不理解,但她觉得值,因为在世上,想找一个值得牵手的人并不是容易事,找到了,就不要轻易放弃。

直到牵着的手逐渐冰冷,她才蓦然发现,这双手已不能给她温暖。不否认男友真的爱自己,但自己是否同样爱他呢?这个问题她竟然没有真正考虑过!

上了贼船,便回头太难。

她失去了后退的勇气,不管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地雷阵,都要走下去,否则不足以给大众一个交代。于是她开始考虑和这个每天例行公事一样见一面的男孩子订婚,等仪式结束,没有了希望也就无所谓失望,生活就会继续这样。

遇到海之后,蕾才相信,爱情不是神话传说中的奇迹。这个仅仅比她早出生六个小时的大男孩,在咖啡和音乐中凝视她的时候,她的心底已经涌动起一声高一声低的涛声。

这个用玩世不恭的玩笑来做开场白的男孩,这个像白杨树一样消瘦而质朴的男孩,这个用诗歌般的文字和语言来敲打世界和讴歌爱情的男孩,难道就是那个梦中注定牵手的人?或者,只不过是流云过耳时刹那的杂音?如果爱情的传说突然变成现实,到底该不该相信?

选择平淡地继续绝望,还是选择希望?希望总是被束缚在善良和惰性的阴影中,成为一句无法面对也无法逃避的预言。一个等了她三年,但看不到任何彼岸。一个只见过三面,却仿佛等了五百年才得以人间相见。如果真有双能看穿世间浮浮沉沉起起落落悲欢离合的慧眼就好了,当那英的那首老歌飘飞时,蕾却总忍不住泪流满面。

虽然直到现在,蕾对以前的那段感情还有些愧疚,但希望终于战胜了绝望,使她勇敢地穿越爱情的开阔地,去拥抱另一个遥远等待的人,去牵一双捧着激情的手。

发觉爱情在别处的时候,牵错了的手还是可以放开,只要你对爱情的感觉还未苍老到无法回头,或者你还未丧失关于爱情,关于幸福所有的希望。

秋千:世上没有错误的牵手

“握错了爱人的手?什么是握错?”朋友问。

“握错了,就是爱错了,把自己感情交付给不该给的人。”我说。

“为什么是错的?付出就付出了。”———我无以对答,想想也对,爱就是爱,何来对与错?

豆蔻年华,也曾疯爱了一把,见到了心仪的男孩,于是日日夜夜里都只有他。而最甜蜜的事,就是走着走着,他突然轻轻牵着我的手,而我也自然而然地反握……他很高,手也很大,厚厚实实,我的手“没”入其中,当时的感觉,我用了一大堆形容词:温暖、幸福、包容、亲热……但最重要的是那种把自己交给他的安心,只想着永永远远地将自己寄存在那里。

但是他后来放手了,没有留下任何理由,甚至是一句对不起,他只是挥挥手,说从来没想过把握什么。那时哭得很惨,天天听着唱着都是那句:“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我的心中满是伤痕。”然后狠狠地发誓,忘了他,忘了他!

三年过去了,他在心里的影子已经淡去,甚至忘了他的生日到底是不是6月10号,外出时也会将手伸向另一个男孩。但是在没人的时候,想起的还是那对相握的手。夜深了,偶尔也会拿出一个纸包,里面有悲伤时撕碎了的相片,日子长了,只剩下不完整的纸片,其中最大的一片就是相握在青山碧水间的双手,于是会想起大学舞会中的指尖相触的微妙,念叨着现在他的手心里有没有另一个女孩的馨香。曾经怨过他的无情,也骂过自己的付出,但回头想想,他毕竟在那多情的岁月里为自己带来彩色的一笔,留下过一丝又一丝别人没有过的浪漫,以供在长夜里嚼了又嚼,让那些冷清的日子有了些粉红的温暖。他也让我学会了如何去爱,如何把握住现在的幸福。所以想想,泪虽累人,但抹下了,也可是晶莹一颗。

所以说,爱是付出,换来的并不一定就是粒粒钻石,但其中也享受过无穷的乐意,如此一想,爱错了又有何悔?握了过去爱人的手并不是错,世界上没有握错了的爱人的手。

黄佟佟:因为爱,所以放手

静香一回头见到阿明那双大眼睛时,怎么也没想到它会永远地映照自己的生命。

再过两个月就要结婚了,和宝生的婚纱照已挂在新居墙上。影楼小姐说她笑起来像梁咏琪,静香明白潜台词是自己的笑容没有内容,没有通常那种新娘甜兮兮、有无数私秘的内容。

静香刚分到局里时,正为一场暗恋痛苦。宝生那时是位意气风发的年轻科长,他是那种沉默而执着的男生,看着静香痛苦不已,就果断地进入了她的生活。他请了一大班同事吃饭,在饭桌上宣布“静香是我的女朋友”。静香愕然,然后接受了宝生以这种方式,给他们的关系来个一锤定音。

宝生对静香百依百顺,大到房子,小到发夹,凡事不用静香操一点心。他像一只消毒柜,隔绝了一切可能伤害静香的因素。久了,静香会觉得他闷,莫名其妙地烦,但过后又常常自责。

宝生最后为了静香调薪的事愤而辞职。都为自己做到这样,结婚算了,两人平平安安,互相关怀,再深的爱情不就是这样吗?静香这样说服自己———直到遇见阿明,她才明白自己的理论是多么不堪一击。

那天静香是为了婚礼去SHOP?PING,挑衣服时,有人拍拍她的肩,静香一回头就看见了阿明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小姐,你的钱包被偷了。”阿明很占士邦地递过钱包。

男女之间可能真的有一种气味密码,一对上了,就无法分开。几次泡吧、几次交谈,静香迅速堕入了与阿明的恋爱漩涡。突如其来的恋爱在二个月后的婚礼威逼下,显得无比壮烈而绝望。彼此间的默契,北方汉子的浓情浩意,小男孩式的甜蜜与浪漫,将静香裹得无法脱身。

但离开宝生又是无法想象的,这些年两人共同的经历,酿成了一种无法割舍的亲情,一斩断便会鲜血淋漓。阿明说:“我是后来者,但我不是第三者,谁叫我们没有早认识,你要给我被选择的权利!”那一夜两人不停地争论,不停地拥抱,不停地流泪。静香不甘心,这么多年寻寻觅觅,却要让她在这个时候才明白,最爱的那个男人不能当她的新郎……

穿上婚纱的静香很美,一眼望见阿明焦灼的眼,她冲他一笑:至少,她知道真正爱人的所在,这世上还有很多人到生命的最后一息还未遇到。

一滴眼泪掉在了宝生送给她的钻戒上,阿明会看见吗?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

相关文章

©2009-2012 星座配对 宝宝起名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