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配对
当前位置:首页>十二星座

初恋在悲情中沦落

上海青年报

原本平常的风花雪月的恋情,却随着他的突然失踪,变得扑朔迷离。

她在失落和感伤中一天天打发日子,就在她重新展开新的恋情时,他又突然出现了。与此同时,一段隐秘的悲剧身世也被揭了开来。

她还会回到他的身边吗?

怀大我两届,是大学校园里非常有知名度的人物。倾慕他的女孩各式各样,可我却始终是他的唯一。

初识怀时,正是刚入学那会儿,在偶然的机会下相识,后来就相恋了。事后怀向我坦白,那所谓的“偶然”,不过是他的蓄意制造罢了。我对这些都无所谓,因为我知道我是爱他的,爱他的谈吐,爱他的思维,爱他的一切。

每当我傻傻地问他:“你爱我什么?”,他总淡淡地一笑:“漂亮。”虽然我很希望他能再多说些什么,可答案却永远只有这两个字。我也明白一无是处的自己实在没什么讨人喜欢的。

怀的家庭相当幸福,美丽的母亲、博学的父亲和优秀的儿子。每当我聆听着他谈及有关他家庭的一切时,我就开始幻想着彼此美好的未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一天清晨,我到校时,忽然发现所有人都在谈论一件事:怀不见了。他就像一缕轻烟无声无息地消散了。顿时,各种各样的故事传入我耳中。有人说,怀举家移民美国了。有人说,怀的父亲替他托路,转进了一所全国重点院校。总之,怀为了更好的生活不告而别了。我不得不独自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以及那些曾爱过怀的女孩们的嘲讽。

幸好,不久以后,因为父亲的工作关系,我转学了。我决心好好学习,永远忘了怀。

我努力使自己变得出类拔萃,不再仅仅是漂亮而已。我毕业了,人也不再孤独,身边随时都会出现甘当“护花使者”的男孩。可是,我无法爱他们,因为他们和怀相比,在我心里的怀显得更为优秀。

有时,我也会问我的“使者”,爱我什么。答案有很多,却没有一个和怀的一样。每当这时,我就深深意识到了一点: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个不告而别的人了。

这天,相当特殊。所有的男孩像约好了一般,都因事而不能来“护”我。少有的清静,我便随意地沿着街道向前乱逛。

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家KTV门口。不远处有几个男孩,穿着夸张,表情轻佻。对这些人,我一向十分鄙视。而当中那个人:一头黄色的长发,熟悉的身影?

是怀!

我愣住了。

而他似乎在我发现他之前就已经看见了我。我震惊的神情同样没有逃过他的双眼。我像着了魔般呆呆地看着他。

“哥们,那儿有个漂亮小妞在看你。”显然察觉到我的不止是怀。“是看你吧。”

我的泪水不住地流了下来,是怀!他的声音虽然变得低沉了许多,可我敢肯定,那是我所爱的人的声音。

“走吧,小英她们还等着呢。”怀的语气似乎有点不耐烦。对于我,他根本看也没看一眼。

那群人吵吵闹闹地走了。我却一下子不知何去何从。

以后几天,我始终在想,怀为什么会变成那样?那个小英又是谁?

随着父亲在事业上的如日中天,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而与我门当户对的男孩也越来越难找。总算让母亲觅到了一个既优秀又颇有家底的。他的名字叫峰。于是,便有一场相亲。

那个男孩很直率地对我说,他反对相亲这种事,今天是因为父母之命才来的。可他并不反对多认识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孩。

因为我的漂亮,他也很喜欢我。他使我想到了怀,而他的优秀使我不自觉地投入了这第二次恋爱。

一天,我和峰在露天咖啡馆商量着快要到来的未来。怀又一次出现了。

他身旁,一个女孩边流泪,边拉着步行匆匆的他。他们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然也包括我和峰。

“别抛弃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那个女孩疯了一般地叫喊道。我一阵心痛,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我只不过把你当成妹妹罢了。你放手。”怀很残忍地打开那个女孩的手。

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猛地站了起来,坐在对面的峰惊讶地望着我:“你认得那男的?”

他的直觉相当准,他竟毫不费力地猜出了我认识那个男的,而不是那个女的。

“你和怀是什么关系?”他这话一出口,我就震住了。他怎么也会认识怀?

“他是我的初恋情人。”我有些迟疑该不该告诉他。

“你怎么也知道他?”我急急地问。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他是我姐夫的儿子。”

经他解释,我全明白了。怀的父亲爱上了他美丽、年轻的助手,并且那个女孩还有了他的孩子。为此,他抛弃了怀和他母亲。那个女孩就是峰的姐姐。

尽管怀的父亲一直在经济上给予他们母子帮助,可是怀却无法接受父亲的背叛。

原来那段时候他神秘的失踪,并不是转学,而是自暴自弃了。更可悲的是,不久以后,怀的母亲因为疾病永远地离开了他。

最敬爱的父亲背叛了家人,最慈爱的母亲与世长辞了。还有什么比这更使人伤心的。

望着马路对面那个颓废的怀,我忍不住冲了过去。

那个女孩因我的突然出现而为之一愣。随后,她又疯狂地抓紧我:“是你勾引怀的吗?我要杀了你!”我被她抓得好痛。

而此时,怀却事不关己一般,掏出了一支烟。

那个女人不停地骂着我。仿佛我真的对不起她一样。猛地,她举起手对着我的脸就是狠狠一拳。

我被她击中,顿时,左颊一阵巨热。怀见此情景,立刻丢掉烟,冲上前来,一把抓开那个女人:“你这疯子。你再不离开,我就真的不客气了。”不知是因为她太爱怀了,还是怀吓到她了,她竟哭泣着跑开了。怀望着我,眼中的神情相当复杂。

“茵,没事吧?”不知何时,峰从咖啡馆跟了过来。怀见到他,不禁冷笑了一声,眼中的复杂,转而成了一种忿恨。

他扫了我一眼,对峰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冷冷道:“原来抢别人的爱人是你们家的遗传病。”说完便转身而去。

峰驱散了围观的人把我送回家,可他却意识到,他是永远也无法驱走我心里的怀了。他提议解除婚约。我惊惶失措地告诉他,怀只是我的初恋情人。我只是希望他能放弃那种颓废的生活,能够重新振作起来。

峰告诉我,怀虽然恨他的父亲,可是因为他的无所事事,他不得不常常向他父亲伸手要钱。

“因为怀不会用卑鄙的手段去获得不属于他的东西。”这我很清楚。峰看了看自信的我,继续他的诉说。他认为,只要能知道怀什么时候去向他姐夫拿钱,我就可以和怀见面了。

那天,并没让我等得太久。在峰他姐姐的家门口,我总算见到了怀。他对我冷冷地笑了笑,并没有躲避的意思。

“你欠我一个解释!”我开门见山。“是吗?”怀的语气中满是不屑。其实,我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因而,无论他是什么态度,我都要把话说完,“怀,当初为什么不让我分担你的痛苦,而要不告而别?”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慢慢点燃嘴中的烟:“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呀。更何况,你现在不是找到意中人了吗?”“没错,因为你抛弃了我。”

他看了看我,语气一下子变得十分严肃:“那也就是说,你仍爱我?那就为我放弃峰吧。”对于他的这番话,我实在是感到措手不及。

他又笑了,这回笑得有些肆无忌惮,让人恐怖,“你犹豫了,你在想这样一个没用的男友,谁会接受呢?你父母会吗?你的亲友会吗?最重要的,你自己呢?”

我被问得哑口无言。“当初,你爱我,是爱我的优秀。而我们再次见面时,你的眼中只有厌恶。你所爱的不过是当初那个优秀的我。让你知道我的悲哀,除了同情,你不会给我其它的了。因为,从头到尾你都没爱过谁。你爱的只是‘优秀’两个字罢了。”

我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他比我还了解我自己。“知道吗?我仍然爱你。因为你仍然美丽。可当你变老了,变丑了,我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你,就像我父亲一样。”他抽了口烟,“因而,别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还有,有我父亲同情我就够了。无需你多费心了。我还有事。”他转过身,挥挥手道:“美人,别了!”

望着怀远去的背影,那个陌生的身影,那个我不再爱的身影,我无话可说。我只想快点回到峰的怀里,告诉他我的答案:我会永远地忘记怀。因为我喜欢优秀的男孩,而他正是我所需要的。

很感谢怀,他让我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的确,什么也不能代替爱情。可当爱情不再是爱情时,爱情可能是任何东西--是才,是貌,是一切你所需要的--反正,它不是爱情。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

相关文章

©2009-2012 星座配对 宝宝起名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