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配对
当前位置:首页>十二星座

哭泣的宝贝


我好不容易把那笨重的箱子搬到13号宿室。不知我这个新来的学
生有哪个地方令年轻貌美的接待老师看不顺眼,大概那跟相貌有关吧。
我经常为此抱怨爸妈,所以我戴着金丝架眼镜,把箱子搬进宿室里还
不忘斯文。
我睡上铺的,当时我看到我的下铺已经铺得整整齐齐。真正令我
惊讶的是那干净的床上还放着普通的随身听,因为我从小到大从来不
接触这些类似随身听的东西,那非我不愿接触,再说我怀疑我是否进
错学校。
我满以为进入这聋哑高等学校后可以透一口气舒展一下心情,今
天我竟然发现烂熟于心的数学公式,挥洒自如的素描手法,被已经是
艺术系学生的我忘得精光。我觉得自己可怜可笑,后来发现却是麻木。
原来我那十年的优异成绩就这样快地被淘汰得只留下模糊的轮廓。
晚上,我出外找网吧,因为我没看完安妮宝贝。
安妮宝贝却没看到,在“cowry”上双击了。
Hi!
我后悔错开了IRC,也漫不经心回答那叫宝贝的人:Hi!
宝:你来看安妮宝贝吗?
我:何以见教?
宝:呵呵。
我:你是man,呵呵。
宝:我第31次错被认为安妮宝贝。
宝:你却第一次一下子说我是男生。呵呵。我是MM.我:呵呵。
那时我已经忘记刚才来的时候是来看安妮宝贝的。和他(她)开
始聊了。刚开头我告诉他(她)不应说第几次错被认为安妮宝贝。他
(她)说,为什么?我答,我认识前30次的人。他(她)笑。
我要回宿舍了,bye-bye!我说。
回到宿舍,我看到我的下铺同学已经睡了。
别人看到我那说话方式手语会联想到命运,我懂事的时候听得最
多的一词也是“命运”。仿佛我注定要和命运搏斗,的确,我花了很
多心血,做到了正常人能做的事,比如说口语。其实我不喜欢说口语。
那次聊天却是在网上,所以我喜欢这样的说话形式。
那次聊天中途,我又看到“命运”字眼,我对他(她)说,你知
道我?他说,知道什么?我说贝多芬的第五交响乐。
三个短音后面一个长音,意味着命运之神在敲门,我冷冷说。我
正心想,我不喜欢被谈到有关于我的一切,我又无端地自卑。
你很熟悉,你搞音乐吗?他(她)毫不知情地问。
我:我不懂音乐。

第二天,我很早起来。到教室要穿过已经变成工地的操场。学校
要经商,我如此边想边走到教室。
宝贝,你很早!我发现那年轻的班主任单老师喜欢称我们为宝贝。
很巧哦,我面对她笑笑。在五楼的教室里,我挑中临窗的位置,因为
我在那可看到网吧对着新同学说我要这个位置,就是新班长的第一指
令。对啊,他是班长,刚进门的单老师接着说。
进来一男孩,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黑的紧身薄毛衣他那颀长白净
的手指指指我的后面,我可以坐吗?我的上铺先生。我笑笑说,我称
呼你该是什么?我开始注意他很有修养,他手语很漂亮。
宝贝!他说。
开玩笑,我心想。我还是笑笑,触动地试探地,你喜欢看外面的
网吧吧。
他麻利地整理着他的位置,抬头说,NO.随后又说,你喜欢玩吗?
别人叫我“宝贝”。他的笑容灿烂,有些狡黠,很俊。
我开始留心他,我第一次不是因学习上竞争的缘故而留心。

每天朝朝暮暮,和他读在同一个班,睡在同一宿室因为13号宿室
里,我们很懶,想出选一人专门买饭的方法。他喜欢吃烂土豆,和网
上宝贝一样。那天我出外买箱方便面,一看有空就去那网吧。同学乐
乐告诉我宝贝回家。
宝;是你呀,很久没见。
我:我,第31次的。你刚回家。
宝:嗯。你怎知道?
我心一动,脑子如7200转般高速的转动。一阵如快要知道别人秘
密的快感。
我:我买了箱方便面宝:你住校?
我:学校的烂土豆吃腻了。
宝:我喜欢吃土豆,什么花样都可以。我心想,他(她)落入套
了。
可是,我看到宝贝进来网吧,他说,我以为你在对面游戏房K暴
风。我心一叹,宝贝不是他(她),本来不会这么巧,只是名字一样
而已。我QUIT.宝贝说有空教我吧。教你什么?我拉着他到对面游戏
房。他边买铜牌边伸出右手五指颤动。那是手语“聊天”的意思。
我心正想着那宝贝,我觉得他(她)有的想法有时像女孩。你选
不知火舞吗?我低头一看,我的光框在她上。
你不回家?
骗乐乐的,我回家也没意思。他专心,坐在我一边,作我对手。
没意思?我正给他一个背甩包。荧光屏一阵闪光。
你和爸妈一起住吗?他那白哲的脸对着我说。我感到他脸上有寂
寞。
他一个人的时候他经常装着简单的衣服丑陋的鞋,做自以为是的
神情冷眼旁观;画莫名其妙的画,写满纸“歌不成歌,调不成调”的
诗文,插着裤袋口晃荡于行色匆匆的人群中像游魂似的;在书店里像
头鹿一样优雅,像只老鼠一样探头探脑,有一点点冷酷。
宝贝,专心打。我也没妈妈。
他凛然一动,紧紧握着操作杆的好看的手忽地松开。他的八神庵
血很少,他却不动。
我也不动,默默地看着他。
我的家是海华公寓19楼,这是我爸妈失败婚姻的见证,他轻轻地
打手语。
你一个人住吗?
他低下头,如荧光屏上的八神庵输了时。长长的头发遮住他的脸。
晚上,我翻过身子,看见他也躺在下铺床上听音乐你能听吗?
贝多芬的。我右耳能听到20分贝。
你很幸运。
他茫然地说,幸运?我伸手拿起他肚子上的镭射光盘,宝贝,开
心点。
你想不想妈妈吗?他那明亮的眼睛直直注视我。他妈妈没死,但
我从来没见过他妈妈或者爸爸。
我爸妈把房子给我。他继续茫然说,那天爸妈关系恶化时,我把
我关进我的房间。
我想起那IRC上的宝贝。
宝:我觉得爸妈真心相爱,那么我一出世就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我:……这已经足够了。心却想着:他(她)多愁感叹,是MM.
宝:我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种自闭冷漠的孩子。
我:他们不爱彼此,这没什么错。
宝:没什么错?
我:谁能保证爱一个人就会安安定定地爱一辈子呢?
宝:你好像习惯了。也是你的爱情观?
我:我爸妈也是这样分手。
宝:你寂寞吗?
我:我妈走了,现在在天国,那句是她说的。
沉默。
我默默地看着宝贝那轻轻的手语。我觉得两个宝贝那破碎的心在
眼前晃动,后来多了一个,那是我的。我忽然感到头好沉,门外似有
敲门声,三短一长宝贝,你不快乐。我尽量平静地打手语。
有的时候我不是不快乐,只是听得投入,想得投入第二天,素描
室,维纳斯头像不是不好画的,只要注意笔直的鼻子。鼻子的画得好
坏决定整张画的成败。我认为老师的说法我有待进一步考证。我站着
画,看到的维纳斯是低着头,只看到鼻梁。
宝贝,这不是蒙娜丽莎。老师平和地说,以你的坐着角度很容易
画成蒙娜丽莎,可以理解。周围的同学从林林总总的画架之空隙间冒
出来,眼光全集中在我的前面。宝贝坐在我前面,他面前洁白的纸上
维纳斯脸上现着蒙娜丽莎式微笑。宝贝,现实点。我抄起橡皮泥,递
给他。我知道他正在想什么。周围毫不知情,给宝贝一个善意的幽默:
现代的达·芬奇。
星期六,我到了那海华公寓19楼,敲门。三短一长,门开了。宝
贝的家。
环视四周,这说是画室,的确四周随处可见断笔或者瘪瘪的颜料
管,偶尔有几小块割错尺寸而留下的亚麻白布。东面的墙角放着几块
画。最前面的,厚重的土黄色涂满这长宽七十公分的画布,深深浅浅
的笔触。有的是点,有的是一整块,正中央有几条直线交叉纵横。
宝贝,这张画得好看。我看画总先说好看不好看。看得懂看不懂
是艺术评论家的事,好看不好看却人人说得。
与梵高的向日葵一样色调,我说。
宝贝摆弄着手中的CD,我画的不是向日葵。
画的是我吗?我指指画中央的几个小圆。宝贝笑笑,一种很潇洒
坦荡的笑,他原来很会笑。
门铃灯忽然亮亮暗暗,不是三短一长。宝贝脸一沉,我爸妈来了。
爸妈?进来两个中年人,清瘦略疲倦衣着不凡的高个男子提着一
大包“家乐福”,身边跟着小巧温柔的女人。他们打量,说,同学吗?
请坐坐。那女人满脸笑容,眼角却小心地瞄瞄宝贝。宝贝爸眼神中尽
是内疚。
宝贝打手语,来救济灾民的。我轻笑,他们茫然,对我热心招呼,
象在尽力讨好我,不,讨好宝贝。宝贝又打手语,那位是阿姨。我才
明白宝贝坚持打手语的用意。我回打,宝贝,我没这么抵触我爸。宝
贝沉默。
伯父伯母,你们好!他们望了望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宝贝,受宠若
惊。
我:……
宝:……我想对你说。
我:你害怕寂寞。
宝:我小时候最快乐的事。
我:你是女孩。
宝:每在周六晚上,我会跑到爸妈的房间。
宝:爸妈的被窝里是最温暖的地方。然后,我会钻进来,安静甜
甜地睡去。
我脑子里联想到蒙娜丽莎,宝贝她睡觉时一定微笑。
宝:早上醒来,爸妈虽不在了,我依然觉得满心温柔我:你爸妈
常来看你吗?
宝:嗯。
我:来救济灾民的。
宝:你很幽默,说的是。我有那种感觉。你也有想?
我:我爸也常来看我。
宝:你不怪他吗?
我:我没心情怪他们。
宝:他们送的东西我全单照收。
我:呵呵,既然生下了我,我命运坎坷,又何苦要他们跟我一起
受累呢?
沉默。我知道宝贝不知我非正常人,对“命运”的理解也许另类,
不过我还是说了“命运”这字眼宝:出来见我好吗?我有想哭。
我沉默,终于打出字来:宝贝。
我:我知道你很想见我,只是我一直很为难。坦白地说,我不能
见你!
宝:我好想有人抱着我,让我哭。
然后我沉重地QUIT.

宝贝,你的那件衣服借我好吗?我朝宿室里大喊。
哪件?他双脚架在桌上,躺在从门卫处拣来的破躺椅看书。他总
算听到了,20分贝?
我梦想,他身边的乐乐插嘴。原来你早有预谋,宝贝笑骂。乐乐
争辩着,班长真的要你那件有个勾的。
宝贝,下星期考试完就要放假了。我端着脸盆走进来。
问我有什么打算?
我放好脸盆,回头打手语。我去打工。
你爸爸不给你钱吗?宝贝放下书,说。
我摇摇头,我爸非大款。我接着说,其实老爸提供的物质永远不
能抚平我的伤痕。
此时,宝贝弯下钻进床取衣的身子停了。
宝贝,拜拜!
等等,晚上你来我家。爸开的画廊打工吧。
谢了,我扬扬手。
三短一长,来自贝多芬童年父亲酗酒之后单调神秘的敲门声。昨
天宝贝说,是他个人悲剧的情感生活怒涛激浪式的物化。我仅仅记得
这几句。
晚上我进来宝贝家门,看到宝贝在那黄色调的画上画着。走近一
看,那两个小圆下面多了几小圆。那是眼泪,我把他命名为“哭泣的
宝贝”。宝贝把手指在脸上向下落,那是哭泣的手语。
晚上网上又遇见宝贝。你好吗?
我:爸妈生下我来,后来彼此不再相爱。命运早就决定了他们各
自的路。
宝:我呢?
我:我们总要成长。压在心头上的灼热痛楚感;蜷缩在墙角里看
着他们大吵的影子心底忽然升起的恐慌无助感都像冷却的铁块。
宝:那铁块却仍沉甸甸。
我:所以我要负担起,这是我的命运。
我把宝贝的贝多芬第五交响乐传给了她,还说了三短一长的故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

相关文章

©2009-2012 星座配对 宝宝起名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