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配对
当前位置:首页>天秤座

天秤座初夜实录

当我脱下新装的时候,“大哥”却冷不防地把我拖进了他怀里,一边在我脸上狂吻,一边说着肉麻的话。我的大脑顿时一片慌乱,我质问他到底要干什么。他没有理睬我的话,猛地把我往床上抱……

王玉26岁女北京某公司文员

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有过不堪回首的过去,只要一听到“处女”或者“初夜”这类的字眼我就会有罪恶感。很多年来我都在挣扎着逃避那段羞辱的记忆,但是我做不到,它像是一道丑陋的伤疤烙在了我的生命里。如果不是遇到了像我丈夫那样胸怀宽阔的男人,我真不知道我的人生又将遭遇如何的败局。

七年前,我捧着一颗破碎的心逃离家乡来到北京这座大都市来打工。那时候我的处境真是糟糕透顶:没有体面的文凭,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我家里并不富裕,不管是在经济上,还是在心理上,我独自承受着一个弱小女子所难以承受的苦楚。后来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要独自来京城闯荡。在他们看来,从江西一个小镇闯进大都市,目的不是想做一个淘金梦,就是为了寻找人生和事业的支点。面对这样的问题我只有回避或者撒谎,其实,我来北京的真实原因是为了逃避在家乡遭受的耻辱。

1994年,刚满19岁的我高中毕业了。虽然,我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能歌善舞被称之为“校花”,可学习成绩却平平常常,高考落榜是我预料中的结局。

此刻,家里的情况非常不妙。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弟弟在高中就读,都要花很多钱,而爸爸妈妈所在的单位因效益不好,常常领不到工资,时时受到下岗的威胁。我找不到事做,成天呆在家里读琼瑶的小说,读席慕容的诗,与心情不好的父亲经常产生矛盾。

好在姐姐嫁了一个比较有钱的男人。姐夫常年在外地做生意,姐姐带着个两岁的儿子在家守着一座两层的楼房过着富足的日子。后来,我只要在家与父亲生了气就朝姐姐家跑。跟姐姐说说知心话,逗逗小外甥,一切烦恼也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姐姐家的房子住不完,就把空余的房间全部出租了。那年冬天,镇农业银行和镇信用社各建一栋大楼,承建单位是来自

福建的一个建筑队。工人住工棚,包工头租住了姐姐家的一间房。

这个包工头名叫曾彪,是个颇有点大款气派的三十七八岁的英武男人。因为我常去姐姐家,一来二往便熟悉了。我叫他“曾大哥”,他叫我“小玉”。对于这个比我年纪大了十几岁的男人,我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厌恶感,只是觉得他为人还算洒脱,因为有钱的缘故吧。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黄毛丫头,没有真正的谈过恋爱。看多了琼瑶的小说,我觉得爱情应该是特别纯美的,女孩的第一次应该留给未来的丈夫。所以对那些追求我的男生我统统不放在眼里,我常常对自己说,将来一定要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优秀的男人。可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的第一次居然会给了那个比我大了十几岁的男人。

一天下午,我正在姐姐家玩,外出了个把月的姐夫回来了,姐姐执意要留我吃了晚饭再回去,我答应了。同时,姐夫还请了“曾大哥”过来喝酒。那天他们在饭桌上先是谈了一通生意上的事情,后来却突然把话题转到了我身上。姐夫看了看我,然后叹息地说:“小玉能歌善舞,如果送她去艺术学校深造,将来肯定会有一番作为。不知曾老板有没有这方面的门路?”

“曾大哥”把我夸奖了一番后说:“艺术学校我不太熟,福建一所建筑工程学院的领导倒是我的朋友。如果送小玉去学建筑,出来做女包头,赚大把的钱不也很好吗?”听到他的话,我虽有些心动,但想到父亲那张阴沉的脸,心里又忍不住悲观。我谢了“曾大哥”的好意,并说我父亲没有钱,他是不会送我去的。“曾大哥”喝了一口酒说,读书花得了几个钱?只要我肯读,全包在他身上了。

我和他无亲无故,我哪好意思要他的钱。我只当他是酒后的痛快话,没准等酒一醒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曾彪却越说越当真了,他拍着胸脯对我说:“那就算我借钱给你读书吧,毕业出来后赚了钱再还我吧。”我心里真的有些蠢蠢欲动了,要知道我高考落榜后在家呆得实在是腻烦了。曾彪后来还说他觉得我长得乖巧,想认我做干妹妹。当时姐姐、姐夫都迎合着说好。我也笑着答应了。

不过,我想男人的酒后之言通常是说着玩的,后来我并未把那夜曾彪在姐夫家吃饭时说的话放在心里。我对于读书已经死了心,并与镇里几名姐妹约好了,过完年就去外地打工。

可是,过了几天,“曾大哥”由姐姐陪着,买了很多礼物来我家,郑重其事地向父母请求与我“认兄妹”。并把送我读书的打算也和盘托出。母亲是个喜欢贪小便宜的女人,有这样的好事从天而降,母亲乐坏了,不等父亲开口,她就一口答应了。于是,请来亲友,摆了两桌酒席举行了“认亲”仪式,从那以后,我与曾彪就成了正式的“兄妹”。

让我喜出望外的是,“曾大哥”居然也开始履行其兄长的义务,以500元的月薪请我在工地干了分管理材料的活。他说,等这里的工程一完工,就带我去福建读书。一下子,我彻底被这个五光十色的梦迷醉了。

那年元旦后的一天,“曾大哥”要去广西桂林办事,走的时候他问我去不去跟他玩。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桂林山水甲天下,可我长这么大还是在画卷或影视里目睹过她的芳容,做梦也想身临其境去做回“神仙”。

后来,我们在桂林一共呆了五天。开始两天我陪着“大哥”谈生意,他说我是他的“秘书”,把那些与他谈生意的老板羡慕得要死。第三天,“大哥”带我游漓江,回来之后,吃了晚饭,“大哥”嘱咐我在饭店的房间里看电视,他出去办点事就回来。

那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看到12点才洗澡准备上床睡觉。这时,“大哥”敲开了我的门,他显然也刚洗了澡,洗过的头发还是半湿的,手里提着一个纸购物袋。他坐下瞎扯了很久,然后从购物袋里拿出一套时装,那是我下午游漓江回来时试了几次但又不敢买的一套衣服。

他说他办事回来刚好路过那家店,就顺便买了回来。他还让我先试试,看看是不是合身。我忙说了好几声“谢谢”,然后高兴地脱掉外衣,试穿起新买的时装。“大哥”帮着我这里扯扯,那里摸摸,说我穿了这套时装比影视明星还美丽,说得我心里甜丝丝的。可当我脱下新装的时候,“大哥”却冷不防地把我拖进了他怀里,一边在我脸上狂吻,一边说着肉麻的话。我的大脑顿时一片慌乱,我质问他到底要干什么。他没有理睬我的话,猛地把我往床上抱。当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被他压到在了床上。然后他的大手也开始在我的胸脯上揉搓。我奋力挣扎。但他高大的身体压住我,我哪还挣得脱。他一边用力脱我的衣服,还不停地央求我说:“小玉,答应了我吧。你反正迟早也要跟男人的,等今后读了书出来做了老板,还怕嫁不到好老公?别封建了,小玉,我们孤男寡女在桂林呆了这么多天,即使没干这种事,谁又相信你的清白呢……”

当时我的脑子完全失去了主张,我怕失去了这千载难逢读大学的机会,也怕他回家乱说毁了我的名声。更何况,他那双有丰富经验的男人之手已经撩拔起了我身上女性的欲望,心中也开始了莫名的冲动。于是,我失去了反抗他的勇气,任他撕开我的衣裤,任他在我身上……

我的处女之身就这样葬送在了这个男人手里,事后看着印着血红的床单,我放声哭了出来。但是事已至此,我便一门心思地逼迫他实现送我读书的诺言,以期得到点补偿。他是欲望强盛的男人,有了那次之后,他带我“出差”的频率就更多了。在他租住姐姐的房间,甚至在我的闺房里,只要一有机会,他便会将我按倒到床上。我总是有求必应,千方百计讨他欢心,可以说,我把自己的前程全部押到了他身上。他因为舍不得我,连春节也是在我家过的。

第二年元旦期间,银行、信用社两座大楼如期竣工,只待验收合格就可“班师回朝”了。“曾大哥”在这段时间对我也格外温柔体贴,每次与他偷偷做爱之后,他就要说一次先带我去福建“读预习班”、明年招新生时正式入学就读的话。

一天,我的一位朋友结婚,去吃喜酒,“曾大哥”说没什么事就多玩两天,有事打电话跟他联系。可我惦记着他带我去福建的事,刚参加完朋友的婚礼,就连夜搭便车回家了。

在镇里下了车,我还来不及回家,就直奔姐姐家。这时,已经是深夜12点了。我蹑手蹑脚地上了楼,“曾大哥”的窗口还透出隐隐的亮光,我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我的脚才迈进门,就被一幅丑恶的场面惊呆了:“曾大哥”正与一个女人缠在一起拼死拼命地做爱……后来我看清了,让我难以相信的是,那个在他身下扭动呻呤的女人竟然是我姐姐。我用力拉上门,没命地往夜色深处奔去……

我的“大学梦”破灭了。“曾大哥”第二天就悄悄离开了小镇不知去向。最不幸的是,“曾大哥”“一箭双雕”同时占有我们姐妹的事不知从哪条渠道传出去了,闹得沸沸扬扬。气得姐夫拉着姐姐去离婚,气得父亲几耳光打得我脸发肿鼻流血……

我还有脸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生活下去吗?我只好别无选择地从耻辱的漩涡里踉跄突围,于是我想到了到北京来打工。

费劲了千辛万苦,后来我在北京一家公司找到了个文员工作。然而,我的心已经死了,我向所有的男人关闭了心灵的门窗,独自舔拭滴血的伤口。我不再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只是拼命地工作来麻木自己受了重创的心。像我这样出卖过肉体和灵魂的女子,还有向往爱情和幸福的资格吗?。

可是,一年以后,爱神却叩开了我紧闭的心扉,而我也被这汹涌而来的爱卷进了幸福与痛苦交织的世界。闯开我心扉的男人叫林浩,他是一个来自桂北的大学毕业生,从事计算机软件开发工作。29岁的他已是某高新科技集团的业务技术骨干。我俩是在一次文艺晚会上相识的。几家企业赞助,于1997年的“五一”节举办了一次业余歌手大奖赛,公司推荐我们几位有文艺底子的职员参加。我在这次比赛中意外地被评为“十佳歌手”。林浩的公司也是主办单位之一,他也参加了比赛,虽然没得奖,但从此认识了我。

无独有偶,或许是缘,林浩的住房与我租住的宿舍居然在一个小区内,一来二往就熟悉了。几个月后,他向我郑重地求爱。当初,我还想拒绝他,可是很快,我在他的爱情攻势面前筑起的堤坝就被冲得土崩瓦解了。我这才知道,爱情的力量是何等的伟大。涉入爱河的我,享受到无与伦比的欢乐与甜蜜。

林浩是个对生活很严肃认真的男人,我们在一起缠绵恩爱时,他不是没有过冲动,但每一次他都能理智地把握最后的分寸。他不止一次地说过:“爱情与婚姻是个整体,我希望生活一切都是完美的,所以,我要精心守护,把爱情的最醉人的第一杯美酒献给新婚之夜。”

然而对我来说,他越纯真越虔诚,我的心就越痛。他还不知道,他精心守护的是个没有新婚第一夜的女人了。如果说他是一个本质卑劣的男人,嫁给他我会没有愧疚感;如果说他在任何时候都希望得到性的满足,发现我的失身隐私而抛弃我,我也不会怪罪他,我会把这当作过去了的那场罪恶的必然报应,可他给我的第一次爱情体验却足以让我珍藏一辈子……

我想把过去的一切全部告诉他,一切由他定夺。面对他的纯情,我无法不心痛。可林浩没有给我机会。不,应该说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一对没有过性体验的情人,怎么能够谈论性事呢?那简直不可能!一切的罪过就这样在爱情的包装下一直拖了下去,永远也没有曝光坦白的机会……

在这种爱愧交加的日子里品尝爱情的琼浆,对我来说无异于是种漫长的煎熬和折磨。

1998年国庆,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我与林浩的爱情到达了终极驿站——在这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我们举行了婚礼。

一个打工妹能在京城获得一场如此美满的婚姻,是令人羡慕而妒嫉的。而随着婚期的逼近,我却很惶恐,有如走向刑场一般的失魂落魄。细心体贴的林浩也觉察出了我的失态,以为我身体出了毛病,多次劝我跟他去看医生。而我的病医生能医治吗?本来,这是向他坦诚一切的好机会。可此刻我已经没有勇气向他倾诉了,走到今天的地步,如果用我过去的罪恶来亵渎他的纯情,伤害到的已经不是我而是他了……

我们的婚礼举行得颇为隆重。林浩工作了七八年,曾经开发出不少电子软件产品,有两项专利投放市场还取得过巨大的效益,所以他不是太缺钱。我们的家安在一个地段不错的小区里,三房一厅的居室

装修一新,电器、现代家具一切齐全。

新婚之夜,林浩的胆怯与慌乱,并未给我多少性爱的欢乐,反而更加深了我的负罪感。以一个与已婚男子有过一年性经历的女人的判断,我应该可算是林浩的性爱“启蒙”教师,也就是说在我之前,他不可能有过与异性的鱼水合欢,这确实是件令人感到惊奇的事。想到这些,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林浩急得手忙脚乱来安慰我,还以为是他过于粗鲁弄痛了我而自责不已,而我能跟他说些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林浩起得很早,因为我父母和姐姐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林浩要赶去下榻的酒店接他们过来吃早餐。我也一同起了床,在我铺床叠被的时候,我发觉林浩看了一眼无血痕的新床单,双眸掠过一丝阴云,脸色也阴沉了一会。我的心一紧,准备接受他的一切斥责或惩罚。然而没有,他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便出了门。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时,我强忍的泪水如决堤的江水哗哗而出……

新婚是甜蜜的,但我过得很苦,而且心中有苦也无处诉说。林浩并未追问什么,但我心中像压了块千斤巨石,总有吐不过气来的感觉。林浩虽也体贴呵护我,但对于夫妻之事表现得热情并不是很高。于是,我判断,肯定是他已经知道了我的隐秘,只是憋在胸中不发作而已。新婚第一夜之后那个早晨,他那眼中掠过的阴云就足以说明一切了。我的心时时如被利爪揪扯般阵阵绞痛。我下了决心,还是把一切告诉他吧,即使他跟我离婚,也总比生活在这痛苦浸泡的幸福中好。但是我始终没有勇气那么做。

半年后,我们的生活开始协调了,林浩的热情也开始高涨了。我的心情也开始好转。一天夜晚,夫妻俩吃罢饭出去散了会步,就回家里依偎着看电视。可在选频道上发生了矛盾,因为林浩喜欢历史,所以要看《雍正王朝》,而我则喜欢火爆神州的《还珠格格》。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平常一向相互谦让的我们,此刻却互不相让起来。林浩双眼一瞪,把遥控器往我面前一摔,呵叱道:“知道吗?我不想看爱情片,我不想看……”

吼罢,他丢下我一个人在客厅独自进了书房。我的心又是一阵剧痛,泪水又流了满面。我已听出了林浩话中的弦外之音,我猛然觉得浑身变得冰凉。默默流了一阵泪,我决心不再迟疑,去向林浩“坦白”我的罪恶历史……

林浩坐在电脑前胡敲乱打,见我进来,他双眼冰冷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不看电视了。我怯弱地看着他,我说想跟他好好谈谈。他却冷漠地看着我说:“谈什么?谈了快两年了,还有什么没谈清楚的?”他说他要加夜班。“林浩,你不可以这样,我要告诉你,我要把什么都告诉你……”我突然吼了起来。我不知道当时是哪来的勇气。我做好了准备,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把心中的秘密说个痛快。没有想到,他也对我吼了起来:“出去,你给我出去,我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想听!”林浩发起脾气来了,老鹰抓小鸡般把我拉到卧室,关上门,自己又回到书房,把门反锁上,任我怎样哀求也不开门。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睡在书房门口的地板上,不过身上盖了毛毯。我起来一看,书房门半开着,林浩早已不知去向。

我忙走进书房,见靠窗的写字台上摆着林浩“遗落”的日记本。我知道,林浩肯定生气走了,我身上的毛毯也是他给盖上的。我只好又含着泪水为林浩整理书房。在收捡日记本的时候,我无意间翻动了一下,看见里面的内容有我的名字,心中不由一沉,莫非他是特意给我看的?我心情沉重地一页一页翻读下去。

这是本从我们结婚那天才开始记的日记。第一句话是这样写的:“今天我与小玉结婚了,对我们来说意义是重大的,意味着一段历史的结束,也宣布一段历史的开始。与心爱的人站在这段跑道的起点,我只想说两个字:幸福!”

但是,接下来的内容,便令我如雷轰顶,五内俱焚了。天啊,原来林浩是牛皮灯笼肚里明,他对我不是处女跟他结婚的事实都很明白。整本日记,半年多的内容都与这件事有关,可以说是一个男子在痛苦和屈辱中挣扎的心灵纪实……昨夜的日记是这样写的:

“今晚我怎么啦?散步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发作起来?我知道,这是因为电视《还珠格格》那纯而又纯的爱情镜头刺激的结果。我不是千万次地叮嘱自己不要去计较那件事,为什么又忍不住了呢?

“小玉在书房里的哀求,我真是心惊肉跳,我知道她要说什么,但那恰恰是我最害怕听的,也是最不愿听的。尽管我知道小玉一直呆坐在书房门口哭泣,但我不能开门。小玉,请原谅我的狠心。

“我婚前近30年的生命历程中,万事讲个认真,把爱情(包括性)看得至尊至圣,以至于和前几个对象都未曾有性的体验,所以朋友们说我是‘中国最后一个圣男’。我并不介意,反而为此自鸣得意。我要把我的所有献给我的爱情、我的婚姻、我的妻子。我自信我的妻子也肯定会跟我一样,这样的爱情才完美无缺。可是,小玉她,她居然……无疑,这对我是一次致命的打击。感到了理想的破灭,感到了人生价值的贬值和没落……

“在极度的痛苦和屈辱中看小玉,其实她的痛苦比我深。因为无论怎样,受伤最大的还是她。从她的目光里,我读懂了什么叫心痛,什么叫愧悔。我知道,她无数次想对我说,而无数次地又没说出口。

“从痛苦的炼狱里,我到底还是站了起来。我爱她,就要爱她的一切,为什么不包括她的过失和缺点呢?于是,我为小玉寻找‘失贞’的理由,我为她编织了一个与童话一样美丽感人的爱情故事,发生在那个美丽的爱情故事的一切细节都是美丽的,即使是错误,也是一种美丽的错误。因爱而犯错,连上帝也能宽恕的。

“小玉,不要过于自责了,千万不要说你过去的故事,我是怕从你口里说出的故事砸碎了我编织的童话,那才是真正的不幸。小玉,原谅我的脆弱,原谅我的无知吧……”

看到这里,我再也读不下去了,我的眼泪已经把日记本上的字迹浸透,变得模糊一片。林浩,此生碰上了你是我的幸运;此生爱上你是我的幸福。可是,我的失贞与爱情无关啊,你是我的初恋,你是我的惟一啊。过去,只有情欲,只有堕落和罪恶。此生伤害了你,是我永远的心痛……

下班的时候,林浩已经回家。我有些神志恍惚地看着他。他面对我,很真诚地向我张开了双臂,把我拥进了他宽大的胸怀。我想要说什么,他却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巴,他叫我别说了。“是美丽就放在心里珍藏起来,是罪孽就让时间埋葬掉吧。”我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地抱住他,一个劲儿地哭。此刻,似乎只有哭才是我发泄感情的惟一方式。”我久久地依偎在他怀里不肯离开。这才是这个世界上可以让我靠着憩息的惟一港湾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

相关文章

©2009-2012 星座配对 宝宝起名 收藏本站